長江商報消息 □本報特派記者 柯曉斌 發自長沙
  11月7日和14日,寧鄉縣供電公司對長沙礦業分別停電8分鐘和22分鐘。
  據瞭解,在停電之前,寧鄉縣供電公司多次上門與長沙礦業負責人銜接相關事宜,該公司均以“負責人不在”拒絕接洽。
  “11月20日停電之前,公司與當地政府做好了停電應急措施,併在寧鄉縣司法局公證處人員全程的陪同下,提前7天向長沙礦業送達了停電通知,並通知其做好安全措施。”供電系統相關負責人說。
  11月20日上午10時54分至11時56分,寧鄉縣供電公司在充分履行告知法定程序和告知義務後,對長沙礦業公司實行了長達62分鐘的拉閘停電。
  停電後,五畝沖煤礦全面封井停產,這意味著長沙礦業或將從此退出歷史舞臺。目前,五畝沖煤礦在職員工達2700多人,礦井全面停產後,這些員工不得不被迫下崗。
  煤礦徹底毀了
  “早上7點多,我們以為要停電,結果沒停,8點多我們就下礦去了。”該礦的安全監督員何志光說,“按照往常,我一般是7點就下去,但是因為怕會停電,我們就晚了一個小時下井。”
  “10點54分,我正在負260米處指揮抽水的事情,結果突然停電了。”何志光回憶,停電後,他馬上給礦長打了電話,礦長讓他原地待命,隔了半小時後他再次跟礦長聯繫,依然是讓他原地待命,暫時不要撤離。等到11時36分的時候他開始著急了。
  “依據多年的經驗,只要停電超過52分鐘,整個礦井基本就沒救了。”何志光說,最後10分鐘的時候,他基本上每隔2分鐘就打一次電話。那時候,真希望有奇跡發生,但奇跡最後也沒有發生。
  和他一樣在等待奇跡的還有楊富強。“我知道會停電,但沒想到會是62分鐘。” 楊富強說,他以為會跟之前幾次一樣,在30分鐘之內,所以他並沒有打算轉移地下的生產設備。”停電時,礦井下共有300多個員工,停電後,通知他們馬上撤離,留下187個人在下麵,主要負責抽水和機器維修。
  對於楊富強來說,更大的壓力來自井下的6台核子秤。核子秤是一種非接觸式的散裝物料在線連續計量和監控裝置,是利用物料對y射線吸收的原理,對運輸機傳送的散裝物料進行在線連續計量的新一代計量器具。
  “核子秤被水淹沒破壞後,一旦外殼破裂,內部輻射源將對礦區水土造成嚴重污染。”情急之下,楊富強立即向寧鄉縣縣長周輝求援,請求立即供電。11時56分,供電恢復後,他立即組織了6個小組,共24個人下井去拆除核子秤,經過兩個小時的搶救後,所幸沒能造成污染。
  長沙礦業黨群部門書記顏景桂告訴長江商報記者,五畝沖煤礦煤層主要集中在負430米以下,一旦負430米被淹沒,按照該煤礦現有的排水能力,已經無法將水排放乾凈,從而無法恢復生產。經歷62分鐘停電之後,這個本來就奄奄一息的老煤礦已經無法輓救。
  工人該何去何從
  何志光從礦井下上來時,已經是12時30分,匆忙洗了個澡後,他並沒有回家,他和許多礦友一起,坐著,什麼都沒說。下午3時40分左右,他回到家。
  “連續兩個晚上我都失眠,早上還在上班,怎麼中午說沒就沒了呢。”更讓他擔心的是,他已經41歲,在煤礦上工作將近20年,現在煤礦關閉了,工作沒了,他還有兩個孩子要讀書。
  “於今天上午10點40分左右停電62分鐘,此時有著無比複雜的心理。也許是20年來對煤礦的感情在,對煤礦員工的感情在,交織的心情何時能平復。”“20號10點50分,負430米水平線電話失聯。24號21點,確定負395米水平線電話失聯(賀家灣煤礦需要繼續關註負370米水平電話機)。”這兩條備註,是王鐵軍分別寫於11月20日19時55分、11月24日21時30分。
  王鐵軍沒想到,在煤礦上工作20年的他,最後一個職務是留守人員。由於煤礦全面封井,辦公樓內已經樓去人空,只剩下36個留守人員。
  王鐵軍的父親1989年從煤炭壩上退休,工齡30年。1994年,王鐵軍成為長沙礦業的一名員工。開始他作為一個焊工,每個月工資120元。1999年,他轉去做清欠工作,工資最高可以拿到700多。2005年,他被調到五畝沖煤礦當了10個月的鉗工後,2006年被調去管理安全監控系統,扣除五險一金後,他能拿到3000元左右。
  “上世紀90年代,我們逢年過節都會發柴米油鹽,現在不一樣了,我們都是發現金。”他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因為那一年他過年發了500元。
  王鐵軍說,雖然他很清楚,現在煤炭的行情已經很不好,但是五畝沖所剩的資源依然能夠開挖2到3年左右。因為人為原因而被迫封井,這件事他始終不能接受。關於未來,他覺得迷茫,不知道自己能去做什麼。
  比他更焦慮的是42歲的湯兵,他也在礦上工作了20年,一家五口都住在礦上,全家靠他工資養活。“眼看再乾幾年,也就快退休了。現在礦停了,我們生活怎麼辦?”他反覆念叨著。
  12月4日,記者再次來到五畝沖煤礦時候,辦公樓緊閉,礦區入口的自動鐵門也緊鎖,斜對面的“煤城商店”老闆抱怨著,上個禮拜這裡都還很熱鬧,他們生意都很好,可是如今,連車子都不進來了,更別說人了。
  “省政府要求我們今年12月31日之前安排處理好被迫下崗的員工。”楊富強說,但這個難度太大了,最難的就是錢,2700多個員工,每個人近3萬元的補償金,從何而來。
  opinion
  現在煤炭的行情不好,但是五畝沖所剩的資源依然能夠開挖2到3年左右。因為人為原因而被迫封井,這讓我不能接受。
  ——煤礦工人王鐵軍
  鏈接
  國務院:嚴禁對
  煤礦化工企業拉閘
  2008年2月,國務院煤電油運和搶險抗災應急指揮中心發佈第7號公告,要求各地加強電力需求管理,確保本地區電廠煤炭庫存不低於10天用量,並嚴禁對煤礦、化工企業等用戶拉閘限電。
  公告要求,各地區要根據電廠的煤炭供應、庫存情況,安排電力生產和使用,確保本地區電廠(含區域外直供本地電廠)煤炭庫存不低於10天用量,尤其是全力保障電網結構中起骨幹支撐作用的電廠用煤,嚴禁對煤礦、化工企業等用戶拉閘限電。低於10天用量的地區,應降低發、用電水平。
  公告指出,各地要優先保障受阻人員疏散、鐵路交通電信恢復、重要物資供應等用電需求;優先保障受災地區用電需求;優先保障居民生活、醫院、學校、鐵路、交通樞紐、供水供熱、廣播、電信、金融、農業、石油天然氣生產輸送等涉及公眾利益和國家安全的重要用戶用電需求。要確保特殊行業安全生產用電需求。
  五畝沖礦井。本報特派記者 柯曉斌 攝
  2012年8月,寧鄉縣青年幹部在五畝沖煤礦體驗採礦工人的艱苦工作環境。  (原標題:煤礦還未枯竭工人先已下崗)
創作者介紹

al pacino

wa80wadz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