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N G O研究所所長王名在全國兩會期間接受南都記者採訪。">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N G O研究所所長王名在全國兩會期間接受南都記者採訪。
  開版的話
  全國兩會期間,代表委員齊聚北京。他們有著不同身份,來自不同領域,關註不同話題,履職過程中也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朋友圈”。透過這些“朋友圈”或可觸摸到,不同群體的聲音和訴求如何被髮現、被傳遞,各種問題如何被聚焦、被解決,各項政策如何被討論、被完善,直至最終國家和社會是如何發展和變化。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名關註的領域主要包括計生政策、社會管理等,因此與各級各地民政部門十分相熟。據他介紹,對他的提案,民政部更“設專人”答覆。除了與政界人士打交道,王名還活躍在學術圈和公益圈。國內知名公益人士中,有不少是王名的學生,號稱“王名之徒”。在這些圈子中,王名總是以建言者的身份出現。比如,他曾連續五年在兩會上提交“全面放開計劃生育”的提案,追出越來越“進步”的答覆。而在不同的圈子中間,王名常扮演協調和溝通的角色。
  雖然與一些官員相熟甚至“很鐵”,但王名提起意見來頗不留情:“既然你們管不好,就政事分開,不要壟斷社會公共服務,交給社會去管。”他也不給公益圈的朋友留面子:“該公開的一定要公開,特別是基金會,只有信息公開了,才能公平運行。”
  政協圈
  年年是提案“大戶” 民政部朋友“求饒”
  參政議政是身為政協委員的職責。王名在政界圈的朋友,自然也要從全國政協說起。
  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前,王名參加了全國政協的雙周座談會。本來他被指定發言,但因為時間不夠而改為書面發言。不過他認為,書面發言也是跟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交流,因為俞正聲會看到書面發言。
  在全國政協,王名有個忘年交劉大鈞。二人同為社科界別的全國政協委員。2010年全國兩會上,王名第一次提出“全面放開計劃生育”提案,就是跟劉大鈞聯名。此後五年裡,兩人聯手將這項提案一追到底。
  劉大鈞委員這樣描述王名:“我感到這位委員彬彬有禮、謙和虛心,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開會我們鄰坐,吃飯我們同桌,散步我們結伴,大轎車頭排的一對座位,我們竟一坐就是十幾年。”
  近年來,王名每年全國兩會都帶來十多個提案,今年兩會更是帶來了23個。王名說,他的提案有自己的“底線”,就是真實可懈芯藎永床話馴鶉說奶嵐改霉叢傯嵋槐欏�
  由於關註領域的原因,王名的提案的主要答覆單位就是民政部。多年“交手”下來,雙方對彼此已十分熟悉。
  王名說,今年全國兩會前,民政部有朋友跟他說:“你每年都提那麼多提案,我們得設專人答覆你,能不能少提點?”他則回答道:“我很多提案事關改革全局,不是你們民政部能答覆的。”
  言語看似“針鋒相對”,但王名事後說,他知道對方是在開玩笑,實際上他的提案對民政部幫助很大,對方其實是希望他多提。
  官員圈
  熟識各地民政官員 每年都受邀赴粵講課
  在政協或學術圈組織下,王名經常到外地調研,跟許多外地官員建立了聯繫。王名說,有的省委書記直接跟他提出:“王名,你得到我們省調研啊。”
  王名說,自己跟現任河南省副省長王鐵關係“很鐵”。王鐵任職信陽市委書記時,王名多次帶隊到信陽調研“四家工作法”。
  據媒體報道,2011年9月17日,清華大學第六屆公共管理高層論壇在信陽舉行,王鐵和王名均出席論壇。王鐵總結信陽的工作經驗時專門提道:“更是得到了王名等專家的充分肯定。”當日下午,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河南院友會在信陽成立。
  王名說,論壇上,兩人談到興頭上時互相稱兄道弟。他在隨後召開的信陽市幹部報告會上講座時,開門見山就說:“我的兄弟王鐵邀請我來提意見。”
  因為研究社會組織,王名跟許多省市區的民政部門領導很熟。用王名的話來說,浙江省民政廳副廳長梁星心是與他同年入伍、情同手足的“戰友”,上海市民政局前任局長馬伊里是被他尊稱為“學姐”的摯友,溫州市民政局局長李愛燕則以他的“鐵桿粉絲”自居,還有陝西、甘肅等許多省市區民政廳的“一把手”都是他要好的朋友。王名每到這些地方調研、講課甚至開會,都會留出一點時間與他們交流。
  王名跟廣東省民政部門也特別有緣分,尤其跟深圳市民政局原局長、現任廣東省社工委專職副主任劉潤華交情甚篤。劉潤華每年至少邀請王名到廣東講一次課。王名說,僅去年上半年他就赴廣東20多次。而劉潤華對王名的調研和研究也有很大的幫助,二人還經常在網上互動。“私人關係很重要,”王名說。
  NGO圈
  他說公益圈並不大 因為他的學生比較多
  王名能成為全國政協委員,首先是由於他的學術成就。王名的專長是N G O研究。南都記者發現,王名經常與北大的高丙中、金錦萍以及清華的李強等學者一起參加活動或研討會,還一起寫書。2011年,北京大學法學院非營利組織法研究中心召開“公益與商業合作研討會”,即是由金錦萍和王名輪流主持。今年1月15日,北京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揭曉“2013年中國社會領域十大事件”,王名、高丙中、金錦萍一起參加了該活動。
  因為學術背景的關係,王名在公益圈也非常活躍。清華大學NGO研究所從十多年前開始每年都有一批博士生畢業和博士後出站,如清華的鄧國勝、賈西津,北師大的劉培峰、韓俊魁,中央民族大學的陳旭清等。
  去年6月3日,清華NGO學術沙龍舉辦“社會組織基本法怎麼制定”研討會,王名、鄧國勝、劉培峰一同作為嘉賓出席。王名還跟賈西津合寫多篇學術論文。
  在王名看來,公益圈並不大,因為他的學生比較多。北京大學法學院的陳金羅教授調侃說,就叫“王名之徒”吧。從此,“王名之徒”就被用來專指王名在公益圈的學生。
  王名也在許多公益組織兼任理事或理事長,他是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的副理事長,也是自然之友基金會的理事。自然之友在短期內很快登記了民辦非企業單位和基金會,他們還想登記社團的時候,王名出來勸了:“別太著急了,別太快。”
  王名還想以政府圈和學術圈的人脈來影響公益圈。比如,他認為志願服務法、社會組織法、慈善事業法應該“三法同立”,舊的體制突破了,應該確立新的規則。
  他和他的圈
  連續五年提放開計劃生育
  王名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雖然主業是研究N G O,但王名也“不務正業”地研究人口學。研究多年後,王名認為,中國實行幾十年的一胎化計劃生育政策必須改變。這也促使他連續五年提出“全面放開計劃生育”的提案。今年兩會上,王名在提案中提出,建議對“單獨二孩”政策考查一年,如果“二胎”數量沒有明顯增加,就應當立即全面放開計劃生育。
  如此大膽的提議,依據是學術和數據。王名說,有些地方放開“單獨二孩”後,申請的指標只有預想中的2%,並不是大量的家庭都想生“二孩”。
  前些年,王名將提案放到微博上,曾有十餘萬的回覆。王名跟計生圈也有不少交流,很多基層計生幹部給他寫信,表示支持他的觀點。王名的一次講座上,一名基層計生幹部坦言,他自己就是“一胎”,“一胎”影響了他的家庭幸福。
  對王名的提案,國家計生委最開始的答覆斬釘截鐵:基本國策,不容改變。這曾讓王名鬱悶過。王名當時表示那就繼續提,一直提到改變為止。國家計生委後來答覆變為“中央沒有改變,我們沒有辦法”,再後來變為“有重要的啟發,我們將認真研究”。
  因為涉及到立法問題,王名還跟法學界、政治學界進行過溝通,為了避免“純學術的研究無法形成影響力”,王名積極聯繫社會學家,比如李培林,希冀“學以致用”。
  劉大鈞委員
  今年兩會提了23個提案!建議對“單獨二孩”政策考查一年,如果“二胎”數量沒有明顯增加,就應當立即全面放開計劃生育!
  民政部朋友:你每年都提那麼多提案,我們得設專人答覆你,能不能少提點?
  王名回覆:我很多提案事關改革全局,不是你們民政部能答覆的。我也知道你們是開玩笑。其實你們也希望我多提,是不是?
  註:朋友圈對話據報道內容模擬
  採寫:南都記者 王殿學 實習生 閆坤 王安琪
  攝影:南都記者 劉有志 發自北京  (原標題:官員圈不乏“鐵桿粉絲” 公益圈遍佈“王名之徒”)
創作者介紹

al pacino

wa80wadz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